小肥看电影 . 韩塞尔与葛雷特

泸州在线 2019-05-24


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:


太阳和北风比赛,谁能最短时间内把地上一个人的大棉衣脱下来,北风使劲吹呀吹,想把衣服吹下来,结果人把大棉衣裹的越发紧,北风精疲力尽。太阳上场,人觉得越来越热,自己把大衣脱下来。北风认输。



森林里的三个小孩,就是无意中做了北风,被凌虐的童年,注定对爱渴求的同时不信任,所以一边抓取一边怀疑,稍有刺痛就自动带入童年伤害,下结论这是坏人,把坏人变成雕像,一碰就碎。像极了有些人的亲密关系,童年创伤一再重复,看不穿,无法自拔。


格林童话里,汉塞尔与葛雷特战胜女巫后,故事就结束了。童话里,故事总是在不堪之前就结束了,比如“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”,比如“战胜了魔鬼,高高兴兴的回家了”


没人再去关注,韩塞尔与格莱特,经过这些之后,内心到底怎么样了。



(一)恩洙


恩洙在回家的路上,也未必不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吧。


母亲重病,妻子怀孕,生活的变化也是负担,每当人被生活不堪的重负折磨的时候,总是希望有个世外桃源,可以不再面对这些烦心事。


很多生活中看似无奈的,走不出来的怪圈,往往是自我设限,满足内心隐秘的渴望,直到有一天发现逃避虽然美好,却不真实。现在有个流行词叫舒适区,童话城堡,就是人渴望的舒适区,僵硬的美好,慢慢磨蚀真切的痛感和快感,只剩下恐怖。



「世界奇妙物语」中有个故事,说的是男子对生活不满意,出现了个天使,说能解决所有不开心,每种解决方式都是以放弃情感为代价,对儿子不满意儿子就消失,对公司不满意公司就不见了,最后是孓然一身在童话小镇上,找不到出去的路,重复着同样的完美的日子。男子惊觉天使就是魔鬼,过去种种虽然很多不舒服,可是那是生活本身,如同硬币的两面,生活就是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很多未知很多不确定,一地鸡毛,真实鲜活。


恩洙在童话城堡里,不用面对任何生活重担,终于也想明白,对完美的放手,才能回到真实世界。在电影里,是英姬告诉他,烧掉没有结尾的故事书,他的故事就不存在了,恩洙照办之后,在路边晕倒的地方醒来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或许,这就是恩洙做的一场梦。


这也是童话里经常出现的隐喻,比如「纳尼亚」里面通过衣橱来到奇幻世界,几个小孩经过系列战斗成为纳尼亚的国王,奇幻世界就是内心世界,战斗是成长的内心过程,成为国王就是成为自己的主人,也就是所谓“做自己”。童话城堡里的天使还是魔鬼,只是恩洙走出舒适区的内心戏。



(二)你见过真正的大人嘛?


「狗十三」里,李玩问男友“你见过真正的大人嘛”


世上太多成年人,只是容貌变成了大人的样子,内里始终卡在一个童年时段,从来没有长大。刘青云演过一个邪门侦探,他能透过一个人的表象看到藏在里面的鬼,有个高头大马的男子鬼是一个瘦小害怕的小男孩。


童话城堡里有三个小孩,实际年龄已经六七十岁,比恩洙大得多,但是外表看起来就是三个无害的小天使。他们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,被孤儿院长欺负,英姬为了保护更小的贞顺,自愿被院长蹂躏,圣诞老人给了他们力量,许愿就会成真,三人许愿不再长大,烧死院长烧毁孤儿院,在原址呈现童话小屋。



之后的几十年,他们不断的制造车祸,捡回形形色色的人,强迫对方做“爸爸妈妈”,这种状态让人害怕,有人想逃跑有人想杀他们有人想占房子,都被他们变成了雕像,杀掉了。直到遇到恩洙,真正关心他们的人,他们终于懂得感受爱,不再拼命抓取,学会放手


这是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心理隐喻,一群老人是实际上的孩子,他们没有过美好童年,对爱无限向往,又无法掌控,所以不断向外界索求父母,不管对方是谁,有没有这个义务,愿不愿意,他们只管索求,求不到就恨,童年的伤害不断上演,强迫性重复。遇到每一对“父母”之前,他们心里是有预设的,预设对方不会做好爸爸妈妈,会离开会加害,这种自证预言往往成真。



心理寓言映射的就是现实,现实生活中,比如有些女孩会预设男朋友出轨,不安导致各种监视盘问,问了也不信,最终把对方推向出轨(男女反过来也一样),换一个男朋友,还是出轨,预设一而再再而三成真。


现实生活中,就会有人不停的找妈,在职场中找,在亲密关系中找,在两性关系中找,最终多半找不到,因为在别人眼里,这是成年人,不会有人体会到,内里的小孩。也不会有人觉得自己有义务,做一个无亲无故的成年人的父母·····因为自己的内里,也是一个小孩。


若有天意,会遇见真正的爱,修复曾经的创伤,爱才是救赎的可能。比如,他们遇见恩洙,最终相信了,有一个世界,孩子们可以幸福的生活。



(三)童话的背面


近几年多了好多黑化的童话电影,无一例外都是恐怖片。小红帽的性诱惑力,韩塞尔与格莱特的狠毒,故事中的故事中的荒诞·······日本还有个故事集,专门黑白雪公主之类的无辜公主,这些不是黑化,童话的初始版本多半是血腥暗黑又重口的,安吉拉卡特故事集就是不加掩饰的粗粝本色,各国童话都源于田间地头,充满民间的原始欲望与恐惧,这些原始欲望和恐惧往往带有共通性,充斥在面临共同生存环境的人类基因里。后来经过各国文学家的采集改编,呈现给孩子们市场中的,都是洁本。


再洁的洁本,身后的阴影都在,人生来善恶一体正邪不分,世上没有只有一面的东西,越纯洁,阴影部分越邪恶,最大的黑暗,往往在最光亮的地方。



阴影就是个体不愿意成为的那种东西。


每个人都有阴影,而且它在个体的意识生活中具体表达得越少,它就越黑暗、越密集。如果一种低劣的东西能被意识到,个体总是有机会去改正它。而且,阴影总是与意识不同的兴趣相联系,所以它经常要遭受矫正。但是如果它被压抑,并与意识隔离开来,它就永远不会被修正,从而就倾向于在潜意识的某一时刻,突然地爆发出来。


博尔赫斯有个故事,说世上有一个只有一面的东西,谁都没见过,最后消失了。卡尔维诺也有分成两半的子爵,善恶两个半人,离开对方都无法正常存在,从各个角度说明,善恶一体正邪不分。面朝光明也要接纳背后的黑暗,如同恩洙要享受真实世界的鲜活就要接受生活的重担,苛求完美本身就是阴影自身,万物有序平衡为美。



进入那个倒转的世界

那里,左边永远是右边

影子其实是实体

那里我们整夜醒着

那里天国清浅就如

此刻海洋深邃

而你爱我

  -----伊丽莎白·毕肖普



附推荐书目:


河合隼雄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童话心理学》

布鲁诺·贝特尔海姆《童话的魅力》

布鲁诺·舒尔茨        《鳄鱼街》